<p id="1v1rv"><del id="1v1rv"></del></p>

    <pre id="1v1rv"></pre>

        <ruby id="1v1rv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客服電話:020-84419680 登錄 注冊

              “固收+”何以變成“固收-”? 理財進階產品整裝再出發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年05月24日 發布者:管理員

              2022年05月23日 來源:證券時報電子報

                今年以來,曾經炙手可熱的“固收+”基金已屢受質疑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股債市場大幅震蕩、可轉債高位回調、新股破發常態化等多重影響的疊加下,以債券打底,通過股票、可轉債、打新等增厚收益的“固收+”基金遭遇挑戰,百余只產品年內最大回撤超10%,與投資者對“固收+”低波動、穩健的預期大相徑庭。

                市場的退潮正讓“固收+”存在的問題放大化,但資管新規下理財進階的巨大市場缺口卻仍待填補?!肮淌?”如何整裝再出發,真正擔負起承接中低風險理財的歷史使命,成為擺在基金行業面前的一大命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固收+”何以“固收-”?

                據Wind數據統計,截至5月20日,全市場“固收+”基金今年以來的平均收益為-3.27%,其中表現最好的產品年內收益8.47%,但同時也有68只產品年內跌幅超10%,最差的幾只產品跌幅甚至超20%,堪比權益類基金。

                再從“固收+”視之甚高的回撤控制來看,截至5月20日,全市場“固收+”基金今年以來的平均最大回撤為5.83%,其中有160只產品的最大回撤超10%,個別產品的最大回撤甚至超30%,使得不少投資者質疑“固收+”變成了“固收-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以來股票和可轉債持續下跌,若配置比例較高且品種選擇不好,凈值回撤幅度就會比較大?!比A寶安宜債券擬任基金經理李棟梁表示,近兩年“固收+”發展比較快,有很多資金借道轉債來做“+”的部分,推升了整個轉債市場的估值,但股票市場下跌,也會引發轉債市場巨震,流動性收縮容易導致股債雙殺。

                從客觀環境來說,股債雙殺是今年“固收+”整體表現不佳的主要背景。諾德基金基金經理謝屹認為,債券市場隨著海外收益率的上升而承壓,股票則受疫情等內外因素制約而下跌,基于正股的下跌,整個轉債市場的收益也是負的,這些都促成了“固收+”的表現不佳。

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市場的退潮也讓“固收+”的一些問題明顯暴露。比如,股票和可轉債是“固收+”增厚收益的重要來源,但市場上不少“固收+”基金不僅在債券部分以可轉債為主,“+”部分的股票倉位和持倉風格也較為激進,與其說是“固收+”,不如說是披著“固收+”外衣的權益基金。

                以某只被公司打著“固收+”標簽宣傳的偏債混合基金為例,截至一季度末,該基金前十大重倉債券中有9只可轉債,股票持倉也大比例配置了高波動的新能源概念股,且自去年下半年開始大幅提高了持股集中度,進一步放大了產品的波動。截至5月20日,該基金年內最大回撤超20%,凈值跌幅近15%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固收+”產品的類似現象并不少見。據Wind數據統計,截至一季度末,全市場有87只“固收+”產品的股票+可轉債倉位超過了70%。在行情好的時候,這種相對激進的操作當然帶來皆大歡喜,一旦潮水退去則風險一覽無余。

                交易型“固收+”殺跌

                自誕生之日起,“固收+”就被寄予承接中低風險理財需求的期望,但很顯然,部分“固收+”的操作已與這一期望背道而馳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上述相對激進的操作風格,有基金經理在采訪中還向證券時報記者指出了“固收+”存在的另一大問題——頻繁交易,且這種交易行為已經對市場有所“反噬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上海某“固收+”基金經理在接受采訪時坦言,目前市場上的“固收+”存在許多交易型產品,即以固收打底,然后剩余倉位用來頻繁交易,換手率較高。為了控制回撤,這種交易行為會使得市場下跌時出現大量止損盤,造成下跌加劇,不利于金融市場的穩定。

                據Wind數據統計,2021年全年,“固收+”中偏債混合基金的股票換手率平均高達4.49倍左右,已超過同期偏股混合型基金約2.41倍的換手率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目前國內投資者可能對波動的忍受度較低,在市場下跌時發生贖回,我們已不得不要按照相應贖回比例去調整,而有些基金經理還會因為擔心市場下跌更加主動地拋售,造成了更深幅度的下跌?!痹摶鸾浝肀硎?。

                上投摩根絕對收益投資部總監陳圓明也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,本輪回撤可能是歷史上回撤達到估值低位速度最快的一次,主要原因就是交易型資金的規模占比仍較高,國內機構投資者的投資理念還不夠成熟,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金融體系的波動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圓明認為,相對排名的考核方式、過于硬性的回撤要求,都可能是導致“固收+”動作變形的原因,“比如回撤控制,一旦有要求就會出現止損意愿,放大金融市場波動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如何走出質疑泥潭?

                雖然“固收+”仍然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,但不可否認的是,在利率下行、剛兌被打破的大背景下,“固收+”承擔著理財進階的時代使命。事物的發展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,“固收+”如何整裝再出發?基金經理們為此提出了一些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  首先,在回撤控制上,陳圓明表示,“固收+”應該利用多資產、多策略之間的負相關性來降低波動,而不是依賴交易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圓明還進一步補充,回撤控制應該貫徹到事前、事中和事后整個環節。第一是事前的風險控制,即對單一資產類別風險進行預先評估;第二是事中的風險控制,隨時檢測資產之間的相關性,并努力打破這種相關性,尋找不相關的部分,實現分散投資才有意義;第三是事后的風險控制,包含消除確定性風險、對新風險的識別和定位等。

                謝屹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。他認為,“固收+”產品的回撤控制主要靠兩重力量來保障,一個是不同資產之間的合理比配,一個是資產類別內部的個券分散。一方面,要充分利用“固收+”多資產類別的優勢,讓不同資產收益的負相關性來對沖彼此,降低波動;另一方面,在股票類和轉債類資產內部也需要非常分散,“我們持股和持債數量都在30個以上,這樣可以分散個券的風險,降低回撤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其次,“固收+”不能為了排名和規模而押注單一行業,陳圓明建議以一個寬基指數作為參考基準,盡可能在行業上適度分散,行業、個股的集中度過高均不可取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因此,在考核方式上,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超額收益以及超額收益的穩定性,包括我們是否在多個維度上都獲得了超額收益,比如增強配置、行業配置、個股個券配置等維度?!标悎A明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在大類資產配置上,陳圓明認為,歷史已經多次證明,股票和債券都是風險資產,資產配置不能股債分離,而是要通盤整體地去做解決方案?!皬睦砟钌蟻碚f,‘固收+’認為固收是安全的,然后加一些風險資產追求彈性收益,但這個理念我是不認同的。固定收益資產并不完全等于安全,股票和債券其實都是風險資產,如果你認為一個資產是無風險但它其實是有風險的,你大概率是容易吃虧的?!标悎A明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李棟梁則提出了一個更為前瞻的看法——在目前的宏觀環境下,“固收+”的投資重心要從大類資產配置下沉到行業和主題的動態配置。他認為,我國經濟已經進入中速增長期,且總量政策較少,越來越強調財政政策的精準性,映射到資本市場上,這意味著我們很難再看到以前涇渭分明的大類資產配置方向,投資重心應該下沉到行業和主題這個層面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我們看大的寬基指數,現在變成了看主要的行業和主題的盈利增長持續性,還要去跟蹤相應的數據,比如說白酒的動銷數據、新能源車的產銷數據、光伏的裝機量等等,這可能是一個比較大的變化?!崩顥澚赫f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,上述多位基金經理還不約而同地強調了一點,即“固收+”的投資理念應該是長期投資、價值投資。陳圓明表示,“固收+”應該是基于對底層資產的價值評估來進行資產配置,這樣才會在市場價值被低估的時候積極入市,給被低估的資產進行定價,為整個金融系統的穩定提供正面貢獻。

                建立投資預期很重要

                俗話說,市場是最好的老師,下跌是最好的投資者教育。在基金經理重新審視“固收+”投資的同時,基民也需要重新認識“固收+”,建立起合理的投資預期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圓明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他希望能和基金持有人達成兩點共識:第一,“固收+”并不是一個保本保收、穩賺不賠的產品,絕對收益投資策略也并不等同于投資一定會有正收益,而是指以追求絕對收益為目標來進行投資。在嚴控組合波動和回撤條件下,盡可能為客戶爭取絕對回報,持有人需要建立合理的投資預期。第二,資本市場的不確定因素在逐漸增多,但投資“固收+”需要持有人對市場、國家有足夠信心,雖然中間會有波動,但只要長期來看國家經濟是持續向上的,“固收+”產品會給持有人帶來長期穩健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  李棟梁提出,每種產品的風險收益特征不同,對應的預期收益和最大回撤目標也不同,投資人需要清楚認知這一點,然后根據自己的風險偏好選擇合適的產品。另外,基金管理人的管理能力也非常重要,基金管理人必須展示良好的投資管理能力,能夠實現產品預設的投資目標。一旦滿足這兩點,投資人可以對“固收+”拉長投資期限,耐心持有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的市場環境可能令‘固收+’的投資人措手不及,但今年市場的特殊性也是顯而易見的,我們預計短期的各種困難過去以后,股債都會迎來較好的修復,尤其股票市場和轉債市場,‘固收+’類的產品會重新贏得對純固收類產品的相對優勢?,F在是周期的低點,是最艱難的時刻,希望投資人可以對未來市場多些樂觀?!敝x屹說。


              xxoo动态深夜gif网站,女人下面粉嫩水大,大肉蒂被嘬的好爽h娇门吟